CemeteryA(41)

1.本命言切

2.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单单是王厨而早就升级到王痴了,喜欢阿尔托莉雅的任何cp,没有节操。

3.什么圈都混混,但是经常喜欢冷/逆cp
是个月球厨师,正在努力补习型月系列。
F/Z(√),阿瓦隆之庭(√),月姬(√)

4.总受、性转、人外、肉、外道和猎奇爱好者,难以接受互攻+逆。

5.非常低产

【双王/金剑】叮叮当叮叮当,炸鸡来一桶(fgo圣诞paro,短篇完结)

·强行圣诞节贺文

·吉尔伽美什x阿尔托莉雅(圣诞Alter),微量言切出没~

·题目和正文没啥大关系....恶搞注意,OOC出没,全程没有身体互动,有点索然无味的一篇文哦~

·短篇完结

··圣诞吾王好赞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懂人心的棉被王!今天看完第四章脑洞大开www自己先写了个剧本出来嘿嘿嘿,本来想把主角写成自己,不过既然动画出了就预热一下藤丸君吧,毕竟以后我大概会写一些双主角x盾娘的东西w藤丸君的性格参考游戏里主角的选项。





【正文】



又是一年的圣诞节,不过今年最大的差别,大约就是自己从一个在家等礼物的人,变成了四处奔波的送礼物的了。


“呕哇哇哇——”藤丸·驯鹿·立香,正趴在雪橇车“拉姆瑞二世”边吐着酸水。那位驾驶着无驯鹿雪橇的圣诞Alter,此刻依旧没有停下她狂野的驾车技巧。能把一辆雪橇开成飞车,该说不愧是有着骑乘技巧的Rider吗?


耳边呼呼地吹着夜风,已经吐到没有什么东西再吐的藤丸立香虚弱地靠在座椅上,颤颤巍巍地看着圣诞老人的侧脸。本来一切正常,昨夜即将被暴风雨吞没的船、三个面临生死危机的Archer、地狱的外卖演唱会.......都今夜的一封来信后,画风突变。


「居住在乌鲁克的吉尔伽美什君」


圣诞Alter的脸色骤变。


“哦,好点了吗?”余光瞥到了藤丸,圣诞Alter挑了挑眉。“身体素质这么弱可不能做一只合格的驯鹿啊。”


“......”真不想被始作俑者的你这么说。手背搭在额头上,藤丸不禁叹了口气,同时思索起圣诞Alter态度变化的原因。吉尔伽美什,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毕竟,无论是在魔术界、从者界还是人类历史上,这位都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啊。


亚瑟王和英雄王,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


没经历过第四次圣杯战争的驯鹿君,直到雪橇降落在“乌鲁克”时也没想到答案。


乌鲁克是一座隶属于苏美尔人、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南部幼发拉底河下游右岸的古城名。所以,成功抵达目的地时,眼前的这座教堂,怎么看也不是乌鲁克吧.......?


“走吧,驯鹿。堂堂正正的从这大门走进去吧。”圣诞Alter举起那包撑得变形的礼物袋,说道。


“.......这回不从烟囱进去了吗?”藤丸抬头看着落满积雪的教堂房顶上,唯一一块冒着热烟的地方。


“哼,这回的收件人无需这份惊喜。况且相对于从烟囱侵入这种事,还是从正门走更符合我的身份。”


烟囱进去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吗?!虽然从布满煤灰的管道跌落进屋子里确实不是一种好的体验,可是大约三天前的某个波斯之夜他们却毫无形象地从烟囱掉进去了哦?那栋大房子的正门可比教堂气派多了。千言万语堵在嘴里的藤丸立香,最后还是跟着圣诞Alter推开大门进入了教堂。


入眼是空旷的大厅,伫立于正中的圣母像、洒进冰凉月光的彩绘玻璃窗、供奉「那个人」的壁龛、告解室......根本空无一人。本来以为会看到一堆奇奇怪怪从者的藤丸立香一脸困惑。


“在地下室里吗。”


“哎?”


哐————


一声巨响。眼看着圣诞Alter用那个礼物袋在某处地板上砸出了一个大洞,承载着孩子们的希望与梦想的袋子在前后经历了揍人、砸地板等重任后,终于也有些损坏了。辛苦了啊,礼物袋君。说不定这几夜的送礼物工作中,最辛苦的还是你呢.......


“从这里下去,收信人正在里面。”说着,圣诞Alter一马当先地走下了阶梯。望着那黑乎乎、不时有阴风吹出的洞口,藤丸沉默了半晌,还是毅然决然地跟了进去。


靴子踏在石梯上发出哒哒的响亮声响,而下到最底层时,原本些许狭窄的地方突然变得宽敞了起来。宽敞的厅堂、跳动的明亮灯火,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张铺着白色桌旗的长桌前,正坐着一个人。金光闪闪的,第一眼看过去简直被晃得不能直视。


“终于来了吗,圣诞老人,本王等你很久了。”声音磁性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晃动着杯中的红酒。


“来吧,Archer。接受这袋子里千千万万个礼物中的一个吧!”


“!”


猩红色的眸子锁定在了圣诞Alter的脸上。英雄王微微蹙紧的眉随着视线的描绘,逐渐松开了。他哼笑出声,双眼闭上了一会儿后又再次睁开,傲慢的火焰在其中跳动着,灼烧着。


“没想到是你,Saber。莫非是在上次圣杯战争(第四次)中,对于拒绝本王求婚感到后悔而特意打扮成这副样子来取悦我了吗?”


“无礼之徒!”圣诞Alter怒吼,她手中的那把黑剑周身凝聚起了充满负面魔力的暗黑之光。“你竟然还是这般荒谬,看来只有战斗能让你冷静下来,乖乖接受我的礼物了吗?”


“这世上没有本王没有的东西,有什么礼物就尽管来送吧,Saber啊,让我看看你的诚意!”英雄王说着,眼里闪过一道暴虐的光。“还有,本王说过,求婚是本王下的决定,没有询问你的意思,你没有拒绝的权利!”金色的巨大门之结界在王的身后张开,宝库中的武器纷纷露出了它们锋利的刃面,直指圣诞Alter,而后者也举起了那把圣剑。已经跟亚瑟王并肩作战过几夜的藤丸立香,当然见识过那王者之剑的威力,如果在这教堂内让这两位王打起来的话,后果根本不堪设想,身为吃瓜群众的自己,一定会这样死无葬身之地吧.......


所以,赶在圣诞Alter喊出她的EX咖喱棒前,藤丸立香出手了。


“等一等!”他大叫着跑到了圣诞Alter前面。


英雄王微微眯起那对红瞳,啧了一声:“杂种!谁允许你打断我们的?”


“王啊。”面对着最古老的英雄王所释放出来的巨大压力,藤丸费了好大功夫才抑制住颤抖。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再次开口:“实不相瞒,我和圣诞Alter千里迢迢地赶到这边来给您送圣诞礼物,忙活了半天,滴水未进、粒米未沾。而您一上来就要对我们刀剑相向,未免有些太过......还是说,事发突然,您并没有准备一顿足够丰盛的晚餐吗?”


轻而易举地就被激将法虏获,英雄王收起了结界,不过看向藤丸立香的眼神越来越不屑。


“挺能说的嘛,杂种!真是可笑,本王什么没有?区区酒宴而已,就让你见识一下吧。Saber啊,你也来看看。你那不列颠的宴席,是否能比得上乌鲁克的宴席?”


素闻英雄王拥有典藏世间一切珍宝的宝库,今日见识一下果真非同凡响。眨眼的功夫,长桌上就铺满了丰盛的珍馐。在被炉火温暖的室内,徐徐地冒着热烟。光是闻着气味,就足够诱人,再加上那绝美的卖相,怕是没有人能在这美食的海洋中不食指大动的。藤丸立香姑且不用说,就连圣诞Alter的眼睛也直了。淡金色的眸子不能自抑地落在那食物上,高举着的剑也无意识地放下了。


对两人的反应感到愉悦的英雄王勾起嘴唇,对两人张开了一只手,指向那长桌。


“品味吧,愉悦吧。这乌鲁克至高无上的宴席,我允许你们入坐。”


藤丸纠结地看着那宴席,本来还在犹豫,结果就见旁边的圣诞Alter径直走向长桌,拉开座椅坐了下来。


咕噜。


他一瞬间好像听见了咽口水的声音?


“圣诞Alter?”


“!”回过神来,圣诞Alter的面颊上飘起了一层红晕。“真、真是丰盛的宴席啊,Archer。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来看看它们和我伟大的不列颠的宴席有什么不同吧。”接着,迫不及待地动手吃了起来。咸熏肉、鳟鱼卷、甜汤、盛顿牛排、蛋糕、葡萄酒........目不暇接。那其中最棒的,还是.......


炸鸡,正中央,外皮酥脆,肉质鲜嫩流油的炸鸡。


圣诞Alter简直快黏上去的视线让藤丸根本无法下刀。他静坐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把这盘罪恶的炸鸡递给饥肠辘辘的亚瑟王。在手指碰到盘子的一瞬间,盘子突然飞了起来。藤丸愣愣地看着那盘子嗖地一下,穿过底下长长的一串珍馐,稳当地落到了圣诞Alter面前。


这是.......


他回过头,就见英雄王单手撑着下巴,完全没有看他,紧盯着圣诞Alter愉悦地笑着。


???


这是什么喂食PLAY?


圣诞Alter完全没有在意盘子被英雄王送过来这种事,就这样顺势吃到了心爱的炸鸡。在圣诞Alter埋头苦吃的同时,其他的食物也陆续飞到了她旁边。藤丸立香生无可恋地坐了一会儿后,重新把崭新的餐具放了回去。他还吃什么.......所有的食物不是全被送到圣诞Alter那里了吗?三分之二的桌子都空了喂,圣诞Alter那边的桌子上的食物已经要叠罗汉了喂!


最终,琼浆被圣诞Alter仰头一饮而尽。所有的食物,就这样被风卷残云地吃光了........被她一人。


“很棒的宴席......”她满足地笑了一下,抹抹嘴巴站了起来。很好,身材跟吃前一样。所以说那么多东西都去哪里了?!圣诞Alter的胃是黑洞吗??


“无可挑剔。”圣诞Alter重新举起了礼物袋。


“那是当然的,本王的东西从来都是最好的。”全程隔着一张长桌,各种意义上的喂食PLAY让英雄王非常愉悦,说话的语气都没那么厉害了。


“那么,就把礼物给你吧。”圣诞Alter伸手进去摸了摸,最终选定了一张礼装,将它扔向了吉尔伽美什。准确无误地将其接住,吉尔伽美什低头看了一眼那礼装,又重新看向圣诞Alter。“仅仅握着它时,就能感觉到强大的魔力,将这伟大的魔道元帅、守护着众可能性与未来的多万华镜赠予你,Archer。”


“用简简单单的宴席就换来这等珍宝,就算是本王也忍不住微笑。本王会记着的,这是从你那里得到的东西。”火光下,英雄王的金发如同那天上的太阳,红瞳中的光比那明月还要闪亮,此刻,蔑视一切的眼眸里清晰地倒映着亚瑟王的身影。


圣诞Alter侧头望了英雄王一眼,虽是不太高兴地皱着眉,却什么也没说。片刻后,她转过身走上阶梯。“我们该走了,驯鹿。”


藤丸小跑着跟上,他几次回头,就见英雄王依旧坐在那长桌的尽头,没有阻拦。目送着他们离开,万华镜握在他的手上,目光落在圣诞Alter的身上。


推开教堂的大门,风雪无情地灌入,顷刻间就把那点暖意吹散了。藤丸跟着圣诞Alter重新坐上拉姆瑞二世,只觉得今天的夜晚格外不同寻常。



——————后记————————



绮礼回到教堂的时候,就看见了吉尔伽美什。他靠在彩绘玻璃窗边,凝视着夜空。他一只手把玩着张卡牌,半晌后,才回过头看向绮礼。


高大的神父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餍足,一如既往地,让人一眼就知道他去做了什么。那个圣杯战争结束后,身体就破破烂烂的杂种,又被这个男人好好地玩弄过一番了吧。这会儿是筋疲力尽地在被褥里睡觉,还是苦不堪言地被疼痛折磨的无法入睡?无论是哪种,吉尔伽美什都没有兴趣。不过这么看来,带给他和绮礼愉悦的,差异不过是不同的对象而已。


万华镜消失在他修长的双指间,嘴角挂着一丝情不自禁的笑意。


浅金色的头发,娇小的身材。纵使打扮、外貌、职介与当时有所不同,眼眸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仿佛什么都不能打倒她,有朝一日,她终会重新成为不列颠的王。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正因如此,才美丽到不可方物。


评论
热度(96)
© CemeteryA(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