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meteryA(41)

1.本命言切

2.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单单是王厨而早就升级到王痴了,喜欢阿尔托莉雅的任何cp,没有节操。

3.什么圈都混混,但是经常喜欢冷/逆cp
是个月球厨师,正在努力补习型月系列。
F/Z(√),阿瓦隆之庭(√),月姬(√)

4.总受、性转、人外、肉、外道和猎奇爱好者,难以接受互攻+逆。

5.非常低产

【言切/FZ】络新妇 壹(阴阳师paro)

沉迷阴阳师,无法自拔。:)


【正文】


平安时代,也被唤作平安京时代。


这是一个阴与阳交错的时代,魑魅魍魉藏匿于人间伺机而动的混乱时代。为了维护世间秩序稳定,一群人出现了。他们游走于阴阳之间,用非凡的灵力将徘徊于阳界行凶作恶的鬼怪退治,重整阳界和平。世人们将这种人尊称为——阴阳师。


“......说完了?”


“嗯。”


对面的男人慢条斯理地走到了切嗣面前,他身旁的那只小猫状跟班伸出爪子把摊开的卷轴重新卷了回去,动作熟练的不禁让切嗣猜测,这个道貌岸然的混蛋阴阳师究竟给多少妖怪科普过“阴阳师的来历”了。虽然切嗣完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听废话上,但是......


他颓然地敲了敲周围,再次被看不见的墙壁挡了回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在对面一人一猫(尽管这只猫带着个诡异的白色面具)“灼热”的注视下,切嗣开口问道。要知道,今天早晨,他只是在刚饱睡一觉后,从洞中探出了个头,还什么都没做呢,就被一片铺天盖地的结界给定住了。


“我是言峰绮礼,是个阴阳师。”这点不用你说也看得出来。


“阴阳师抓妖怪是天经地义的。”


“给我等一下,”切嗣打断了面前这位棕头发、一本正经的男人,“如果我没听错,先前你说的是‘将徘徊于阳界行凶作恶的恶鬼退治’,那才是阴阳师的任务吧?我可没有行凶作恶,你没有理由抓我。”


“我听闻你最近杀死了一个名叫近卫崇的男人。”


“近卫崇?哈啊,言峰‘大人’,你难道没听说那个男人都做了些什么吗?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实则猪狗不如,对年轻的孩子做出那种事......我杀死他一个,反而救了很多人。”一回想起那个近卫崇所做过的事,切嗣仍然感到恶心万分。因为前段时间里,一直有孩子失踪,他就悄悄潜入近卫家的大院子里四处查看了一下,却不想在那个男人的庭院里发现了许多小小的尸骨。鉴于那个男人贵族的身份,寻常的方法是惩罚不了他的,所以,切嗣只能亲自动手......


“即便如此,你也不能杀死他。”言峰绮礼一边说着,一边又向切嗣走近了几步。这期间,他的视线一直胶着在切嗣的脸上,这让后者头皮发麻。


“那么你想怎样呢?”切嗣冷笑一声。“退治我?仅仅因为我杀死了一个人,一个有罪、死去就会有很多人获救的人?”


“不,”言峰摇了摇头,向切嗣伸出了一只手。切嗣想要后退,却碍于那道灵力过强的隐形结界而无可奈何,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手轻而易举地穿过结界,落到了他的胸口上。“我想要你......”


在阴阳师的手置于妖怪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的刹那,红色的光芒从他掌心下四射而出,一时间,树林里飘荡着的晨雾被尽数驱散。鲜红色的咒印极速从人妖接触的地方蛇行而出,在妖怪苍白的胸口上绘制起图画来。


穿心的刺痛差点让切嗣跪在地上,他的双手勉强攀住阴阳师强壮的手臂,用尽全力地想把它从胸前拉开,却只是徒劳。待到那疼痛终于停下来后,切嗣已经失去了力气。结界被解除了,他软绵绵的身体立刻就倒进了早有预谋地张开的怀抱中。黑色、戴面具的小猫灵活地用爪子勾住主人的衣服,一路爬到肩膀上蹲坐下来。


“卫宫切嗣,这是你的名字吧?”言峰绮礼打横抱起虚脱的妖怪,可怜这家伙被那炼狱般的咒术耗尽了体力,只能咬牙用眼神恶狠狠地瞪着上方的男人。


“为了防止你继续作恶,我已经和你结下了契约。”


“什......”


“从今天起,”言峰阴阳师面无表情地对怀里的男人说,“你就是我的式神了。”


——TBC——


评论(2)
热度(29)
© CemeteryA(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