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meteryA(41)

1.本命言切

2.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单单是王厨而早就升级到王痴了,喜欢阿尔托莉雅的任何cp,没有节操。

3.什么圈都混混,但是经常喜欢冷/逆cp
是个月球厨师,正在努力补习型月系列。
F/Z(√),阿瓦隆之庭(√),月姬(√)

4.总受、性转、人外、肉、外道和猎奇爱好者,难以接受互攻+逆。

5.非常低产

【DM/HP】苹果花03(魅魔AU)

Chapter.3


邓布利多信步走进来的时候,哈利看到他手上拿着一个玻璃罐,里面的蟑螂密密挤做一团。这位须发皆白的教授从罐中取出了一只蟑螂,径自丢入口中(尽管哈利知道那是蜂蜜公爵糖果点心店中卖的一种名为“蟑螂堆”的巧克力,他还是差点没吐出来)。


邓布利多津津有味地吃掉巧克力,并把罐子放在了病床旁的立柜上。这个时候,庞弗雷夫人的声音就传进来了,她噔噔地走进病房,后面跟着脸色照旧阴沉的魔药教授斯内普。


“看吧,校长,你看看波特的样子.....”


“停一下,波皮。”邓布利多温和地制止了庞弗雷夫人滔滔不绝的话。他转过头用藏在半月形眼镜后面,湛蓝湛蓝的双眸看向哈利。后者没由来的为此感到紧张,立刻垂下头,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般躲避那双明亮的眼睛。“噢.....这真糟糕。”过了一会儿后,哈利听到邓布利多这么说。他抬起头,感到有点不可思议:邓布利多说话的语气是不是隐约透露出点感到有趣的意思?他多半是听错了。于是哈利抬头看向邓布利多,有些急切地开口问道:“邓布利多教授,我这是变成了什么?我什么时候能变回去?”


“我想哪些问题我们可以一会儿讨论,哈利,现在首要的问题是,你知道在魔药配制的过程中是哪步出现错误了吗?”邓布利多依然用温和的声音问道。


“我不光知道哪步出现了问题,”哈利说着,无意识地挥动了一下翅膀,这会儿他的怒气取代了紧张,“我还知道是谁造成了这场事故呢!马尔福趁我和赫敏不注意偷换掉了我们的黑龙皮,赫.....我是说,走出教室前我听到他对高尔、克拉布的窃窃私语了。”


斯内普一听,立马开口:“波特,胡言乱语诬陷同学可是要给格兰芬多扣上十分的.....”


“好了,西弗勒斯。我们为什么不把那个男孩找来询问一下呢?”邓布利多微笑着问。斯内普被他打断后,张了张嘴。显然他还想继续为他的教子辩护一下,不过不知道该说什么更有说服力。“去吧,帮我把德拉科带来这里好吗?”斯内普不太情愿地看了看邓布利多,又将视线投在了哈利身上——大约只有一秒不到,他就有些慌张地转身离去了。


那片张扬的黑色袍子消失在走廊中后,邓布利多又拿起了玻璃罐。“好啦,哈利,波皮。”他对着哈利和从刚才起就满脸不高兴、一言不发的庞弗雷夫人说,“一起吃些巧克力吧。”邓布利多用的好像是那种感到有趣的声音。




约莫过了五分钟,在哈利被巧克力蟑螂咬到手指没一会儿后,斯内普就带着他的斯莱特林学生回来:德拉科·马尔福快步跟在魔药教授身后,苍白的脸上透露出了点局促不安的意味。


斯内普在马尔福进来后便顺手带上了门,这间不算小的校医室一下就挤进了五个人。


马尔福先开始可能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被从课堂上叫出去,并未此感到紧张;不过在他浅色的眼珠打量了一圈医院里的人,最终落在哈利的脸上时,他露出了那副马尔福式假笑,灰眼珠里爬上了一层讥诮。


“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呢?”马尔福转向邓布利多,假腔假调地用一种恭敬的语气问邓布利多。但是哈利可没忘记他们二年级的那会儿,邓布利多因密室事件被董事会罢免时他是如何大肆嘲讽的,那还是他可恶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的错呢。


“坐下来,德拉科。”邓布利多亲切地说着,“我们可以一起谈会儿话,不是吗?.....嗯,波皮,西弗勒斯,请离开我们——我想与德拉科和哈利单独谈一谈。”


斯内普先是吃惊,后很快沉下脸,甩动着他那黑色的大袍子离开了,似乎完全没想到自己会一开始就被从谈话名单中踢出去;而庞弗雷夫人则是跟在斯内普后面,撅着嘴小声嘟囔着什么‘我已经是第二次被从我的地盘赶出去了’。当人数由五个人缩减到三个人后,校医室里就显得空旷多了。哈利不自在地动了动他的左腿,那只黑亮亮的小蹄子,不自觉地在地上发出了‘嗒’的一声脆响,这里面就抓住了马尔福的注意力。马尔福扬起嘴角,一边露出讽刺的笑容,一边慵懒地拖长声音:“波特,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配制药水那么难吗,我可真是做不到从‘长出龙的翅膀’到‘变成一只羊人’的魔药呀.....老和泥巴种混在一起,难怪变得这么蠢呢.....”


“住嘴,马尔福。”哈利说着,站了起来。他的小尾巴翘得高高的,翅膀也因为情绪波动而大大张开,翼膜在黄昏之下流转出梦幻的色彩。一阵苹果花的清香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飘荡在空气中,但是哈利却没有注意到。“别装了,就是你害我变成这样的,你用一块随便什么的黑色物质换了我们的黑龙皮,赫......不是,我说我都听见了!你难道不为你的行为感到羞耻吗,马尔福.....”哈利只愤怒地说了一半就停住了,因为他突然注意到马尔福原本浮现在脸上的恶意渐渐消失了,它们经由呆愣、恍惚、迷茫转向一种近似于沉醉的神情。马尔福有些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嗓音突然变得低沉沙哑。他缓缓地回答:“我想你是对的,波特.........”接着,他又仿佛被什么东西勾引着似的,迈开长腿朝哈利走了几步,浅灰色的眼睛里蒙上了薄薄的阴影。


“就此打住吧,孩子们。”在一旁看了半天的邓布利多终于说话了,这回他声音中有趣的意味切切实实、毫无遮掩。他抬手用魔杖对着马尔福挥了一下,用了不知什么咒语立刻就把迷茫的旅者从混沌中叫醒了。在马尔福低吼出咒骂话语的同时,哈利没法控制自己朝别处看——他们都注意到了那个窘境:马尔福的两腿之间很明显产生了变化,某个私密部位处的深色布料高高地撑起了只帐篷。


马尔福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层虽然不是很深,但对于他来说已经非同寻常的红晕;而哈利的脸上却早已经是不受控制的“火烧云”了。他们都已经到了14岁,关于某方面的知识早都从各种渠道补充的差不多了。


他们面面相觑了半天,最终由马尔福先找回了声音。他结结巴巴地开口:“该死,波、波特,我不是对你......该死的.......”他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见鬼了的举动,就下意识地向不断后退的哈利伸出一只手,想把对方拉回来。


而事实上,根本不会有人愿意让一个莫名其妙、突然对自己“竖旗子”的同性接近自己,就在几秒前,哈利还天真的以为他和马尔福式不共戴天的仇人呢。


“别、别过来!”哈利也开始磕巴了,他满面通红地往后面退去,最后被病床绊倒并很狼狈地跌倒在了上面。现在,他的翅膀不大大张开了,老实地收拢在背后,那团尾巴也胆怯地缩了起来。


他们再次陷入了互相瞪视、僵持的局面,而邓布利多好心地把它打破了:“现在,我可以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了,哈利。”


“什、什么?”哈利还没有从磕巴的状态中回过味来。


“你变成了一只魅魔。”邓布利多笑眯眯地回答。


哈利没听懂那是什么,不过他对面的马尔福脸上的红晕迅速退却,再次变得苍白了。


评论(12)
热度(44)
© CemeteryA(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