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meteryA(41)

1.本命言切

2.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单单是王厨而早就升级到王痴了,喜欢阿尔托莉雅的任何cp,没有节操。

3.什么圈都混混,但是经常喜欢冷/逆cp
是个月球厨师,正在努力补习型月系列。
F/Z(√),阿瓦隆之庭(√),月姬(√)

4.总受、性转、人外、肉、外道和猎奇爱好者,难以接受互攻+逆。

5.非常低产

【DM/HP】苹果花01(魅魔AU)

一直觉得魅魔是个不(fa)错(che)的好梗....蜗牛速度更新,主要更新在猫爪。


Time line:火焰杯

Summary:一切始于魔药课上的一场“意外”......



Chapter.1


“雏菊根....橡树子.....乌头......”赫敏小声嘀咕着,将东西都倒入那锅药汤中。“哦,好了,差不多完成了。”


哈利低下头,只见坩埚里的魔药已经呈现出一股黑紫色,正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泡。今天魔药课的任务是熬制一锅“龙翅药水”,喝下去会长出龙的翅膀。本来哈利是要和罗恩一组的,只可惜今天罗恩不舒服,现在正躺在格兰芬多的寝室床上哼哼。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时候是最让人放心的,那多半是魔药课上和赫敏一组了。


“哈利,拿一块赫希底里群岛黑龙皮,加入这个我们的魔药就大功告成了。”赫敏专注地盯着药汤,头也不抬地说道。


“好。”哈利转过头从他们的托盘里找原料,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桌子传来了一阵口哨声。


“啊,波特。你亲爱的韦斯莱去哪里了?怎么让泥巴种来当你的搭档了?”那拖长了的音调一听就知道是谁——德拉科·马尔福,正双手抱臂站在他那两个跟班前面,苍白的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让人厌恶的神情。


“闭嘴,马尔福。”哈利低声说道,同时注意到斯内普往这边看了一眼。他的魔药教授用那冷漠的黑色眼珠在他身上扫视,紧接着锁定到了他的双目。哈利不得不把后续对付马尔福的话吞咽下去,因为他相信,只要自己接下来再说什么,可怜的格兰芬多都会被扣上五到十分不等。所以,哈利只是低下头,从他和赫敏的金属托盘里寻找黑龙皮。托盘里的原料不多了,哈利很明显地看到有一大块黑色的硬物在盘子中间。不过.......刚才这块东西好像不是放在中间的?哈利心里疑惑地嘀咕了一下,也没有去多想。他捏起那块黑龙皮,转身递给赫敏。


很久之后,哈利发誓。如果他当时回头看到克拉布和高尔脸上露出的那种一看就有鬼的笑容,那么他一定不会去拿那块该死的东西。


‘黑龙皮’进入魔药中的一刹那,那锅黑紫色的沸水又咕嘟咕嘟地冒出了更多的泡泡,与此同时升腾起一缕白色的烟。那烟飘到哈利鼻前时,带来了一阵奇妙的清香。“龙翅药水”怎么会有香味的?魔药书上可没这么说过啊。赫敏倒是没注意到,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随即舀了满满一勺药汤倒进空瓶子里。堵上软木塞后,赫敏将魔药提在手中晃了晃,确认药剂摇匀后,伸出手示意。


“教授,我们完成了!”


斯内普的视线仿佛利剑般刺过来,弄得哈利浑身不舒服。他缓缓地走过来,黑色的袍子随着动作微微飘起,就像只黑色的大蝙蝠。这个时候,马尔福的小组也传来了呼叫声。哈利侧头看过去,只见马尔福手中的瓶子里也呈现出让人不舒服的黑紫色渐变。斯内普没有回头,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哈利和赫敏,他只是抬手对马尔福他们挥了挥手:“喝下去看看。”哈利肯定,不管马尔福那组的魔药变出什么,这个偏心的教授也不会说他们。格雷戈里·高尔在得到马尔福的点头应允后,一脸兴奋地拿过了那个瓶子。


毕竟,可不是随时随刻都有机会长出龙的翅膀的,哪怕药剂时效只有一个小时,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哈利收回视线,回头看向赫敏。褐发的女孩冲他点了点头,表示愿意把这个机会让给他。哈利是第一次体验这种事情,除去心里的一点点紧张外,更多的是期待。他会长出书本上写的巨大黑色龙翼吗?有力的翅膀骨架上覆上一层漂亮的黑色薄膜,只需轻轻挥动,完全不需要扫帚就能直冲云霄......尽管心中有个奇怪的小声音一直在不安地念叨着什么,他还是拿起那瓶魔药一饮而尽。


赫敏配的魔药总不会有问题的是不是?他自己应该也没出什么岔子才对。


药水顺着喉咙滑入身体里,哈利感到了一股温暖的气流从身上散开,涌到后背上。奇妙的是,他本以为那魔药颜色那么古怪,味道一定好喝不到哪里去,但事实上,“龙翅药水”真是他喝过的最美味的药剂——尝起来就像鲜榨的苹果汁一般,中间混合着一点点的甜杏仁味儿。


“呸!呸!”哈利看到把魔药牛饮进去的高尔脸上堆出了一个哭似的苦脸,难不成他讨厌苹果汁?接着两秒钟都不到,只见高尔大石头般的后背上噗、噗地长出了一对翅膀!那翅膀很大,而且异常的丑陋,配大猩猩般的高尔简直是刚刚好。


“哇哦——!”教室里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大家都羡慕地看着高尔的那对大翅膀,就连马尔福也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


“非常好。”斯内普微微点了点头,这会儿倒是毫不吝惜他的夸奖了。接着,他又将视线挪回哈利身上,一脸不屑。


哈利感觉到自己背部的灼烧越来越厉害,头部、双脚也开始发烫......哦,等等,为什么尾椎骨那里也变得滚烫?正当哈利一脸不明所以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赫敏的惊呼声。


“哈、哈利?!”


“什么?”哈利不自觉地问道,同时他注意到周围的同学的脸上都挂上了一副惊恐的表情。不光马尔福苍白了不止一度的脸色,斯内普也一改先前的不屑,脸色大变。


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慢慢地溢出。


哈利不知所措地僵在原地,当那份热量终于停止后,他转头看向实验桌上的小镜子。


梅林。


这是什么?


只见镜中的黑发绿眼男孩,头顶上生出了一对弯曲的、盘羊状的黑角,上面密布繁复精美的纹路;他的巫师袍被背后长出的那对黑紫色翅膀撑破了两个洞;他的尾椎骨部位长出了一团浅灰色的尾巴(这可能也是羊亚科动物们的尾巴?!),同样挤破了巫师袍,小小的一团可怜兮兮地垂在他的袍子上。


空气一下子冷凝了。


评论(5)
热度(60)
© CemeteryA(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