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meteryA(41)

1.本命言切

2.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单单是王厨而早就升级到王痴了,喜欢阿尔托莉雅的任何cp,没有节操。

3.什么圈都混混,但是经常喜欢冷/逆cp
是个月球厨师,正在努力补习型月系列。
F/Z(√),阿瓦隆之庭(√),月姬(√)

4.总受、性转、人外、肉、外道和猎奇爱好者,难以接受互攻+逆。

5.非常低产

【LOL腐】瓦伦丁(Kha'zix&Rengar)

·一发完!

·拟人、私设出没

·情人节贺文

·螳狮/卡雷

·隐晦纯洁的爱情(?),清水

·带*是原台词,或者原台词改动的。






“啊.......”


感觉到对方的停顿,雷恩加尔微微抬了抬眼皮,问:“怎么了?”


奈德丽细细地看了一会儿雷恩加尔背后的那棵树,才回答:“明天是个好日子啊。”说完,她收回视线又继续起手上的动作,仔细地把粘稠的绿色药糊涂在了手臂上先前血肉模糊的裂口处。手臂的主人倒是很镇定,也没大呼小叫也没瑟瑟发抖。奈德丽瞟了一眼雷恩加尔的脸,发现他神色如常,眉头都没皱一个。


到底是战士。


她漫不经心地想,待到涂抹均匀后,就用布把伤口缠绕了起来。完工后,奈德丽放松了下来,顺手从旁边的树丛上摘了个果子。


“好了。”


雷恩加尔微微晃动了一下手臂,感觉方才还疼痛难忍、麻木不堪的地方,在药物短暂的刺痛过后,逐渐可以活动了。


“谢谢。”


“别客气。”奈德丽扬唇一笑,接着一口咬在了那颗红通通的果实上。甜美的汁液与嫩滑的果肉在刺破果皮的瞬间炸裂开,与此同时还有已经沉淀了很久的情感。待到奈德丽意识到时,泪水已经溢满了眼眶、止不住地从面颊上滑落了。把视线从手臂移到她脸上的雷恩加尔被这突如其来的哭脸给弄得愣住了,他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试探性地拍了拍奈德丽的肩膀。


“......真是的。”她耸了耸肩,回了雷恩加尔一个微笑,可是眼前已经被漂浮的雾气弄得一片模糊。“你的骨刃不也破损了吗?去城邦里修理一下吧。”奈德丽竭力稳住呼吸,平静地说。话语下有很清楚的逐客意味,他能听出来,不过他不想去问缘由。


雷恩加尔沉默了一会儿后,还是依言站了起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位库莽古的友人,却也清楚与其说一堆不痛不痒的废话,不如把时间留给对方,让她自己调整或是宣泄。他们都是联盟的战士,或许会有时平静到让人忘记了本能,但更多的时间,他们还是应该学会如何照顾好自己。战争一直漫步在他们身边,与生命同在。


临走前,雷恩加尔扫了一眼背后的树。斑驳的树影下,古老而硕大的树干上遍布着利器留下的刻痕。那是奈德丽用来记录日期的东西,雷恩加尔与她熟识了,倒也对这些乱七八糟的刻痕认得很清楚。


联盟历,2月13号。


雷恩加尔不知道明天的14号会是什么日子,他一般不关注这些琐事。虽然心里还是有点介意奈德丽,不过他还是很快地拔出插进土里的骨刃,轻轻摩梭了一下刃面上的巨大缺口后,迈开步伐向坐落于西方的巨大城邦去了。若是能麻利点,那么趁天黑之前到达也不是不能。至于为什么选择西边..........毕竟德玛西亚的铁匠铺可比东边的诺克萨斯铁匠铺负责多了。这种刃面出现大问题的情况,德玛西亚的铁匠铺会尽责地给他用魔法修补,而诺克萨斯的铁匠铺就很不负责任地把他的骨刃丢到一旁叫他买个新的去了.........


事实证明,一个绝不会被他事干扰的专注之人是绝对可以完成任务的。中途没有因为任何事情逗留的雷恩加尔顺利完成了“抵达德玛西亚”这个任务,他还超额完成了。时至黄昏,离天黑至少还有一个钟头。德玛西亚的人们还在街道间穿梭不止,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各家店铺都在着手装饰着店面。


艳丽的红玫瑰是每家都选择了的,有的直接挂在店牌上,有的则是细心地栽培到盆瓶里,摆在店门口。简直弄得像花市一样..........


雷恩加尔确定明天会是个特殊日子了,看起来还是个节日。


不过眼下重点还是修理武器,他轻车熟路地走到了一家他老去光顾的铁匠铺——四十一的铁匠铺,店牌下面还有一行小字补充说明“什么武器都能修!价格公道。”当初雷恩加尔确实是被价格公道吸引进去的,这点他承认。虽然他有一边狩猎一边随意地做着悬赏任务,但是那点钱也受不住一些无良铁匠狮子大开口。魔法重造武器确实贵,毕竟人家卖的是技术,可是也不应该贵到雷恩加尔卖器官都买不起!


雷恩加尔推门进去的时候,铁匠兼店主正闲着,那头红发还是胡乱地翘着,一副疏于打理的样子。


“哦,小狮子。”即便对方看见他后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雷恩加尔还是非常讨厌这个称呼。但冲着价格公道的面子,他还是微微点了点头,把骨刃放到了铁匠面前的桌子上。


“又弄成这样了啊。”铁匠看到破损度超标的骨刃,不免也有些抱怨。“虽然我是本着公道价格办事......但是小狮子你每次都把这么难弄的活丢给我,我真该收点额外费用。”不过说归说,铁匠戴上眼镜,在以一种读书人的模样细细钻研了会儿骨刃的破损位置和修理方式后,冲着雷恩加尔微微颔首:“大概明天修好,你明天早上来取吧。费用6300个金币左右。”


“嗯。”雷恩加尔倒是放心把骨刃放在这儿,他点了点头,正准备找点事干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今天大家张灯结彩的样子,于是他便问:“明天什么日子?”


“呃?你不知道吗。”铁匠在半用魔法半用工具埋头苦干的功夫还是有些讶异地抬头瞅了一眼他。“情人节啊,这都不知道,是条单身狗吧?”


“我是狮子。”完全不懂流行语的猎人一本正经地回答,同时也思考起‘情人节’来。


“重点错啦。”铁匠笑出声,不过倒是心情很好的样子,把骨刃暴露出的缺口用一小部分魔法咒文固定处框架后,开始慢悠悠地解释了起来。“情人节,顾名思义就是终成眷属的情侣恩爱的日子,一般情侣间会互送玫瑰和巧克力。情人节也叫圣瓦伦丁节........哦,关于这个称呼还有个传说,你有兴趣听吗?”


窗外的黄昏之中,一只形影单只的鸟儿煽动者翅膀,越过天际。雷恩加尔看着它那漂亮的尾羽消失在视线所及处,觉得自己似乎也真没什么事情干,所以他干脆坐在了另一把椅子上,嗯了一声。


就当打发时间吧。


“我的圣瓦伦丁故事版本是这样的...........公元前三世纪时,罗马帝国的皇帝在首都罗马宣布废弃所有婚姻承诺,当时是迫于对战争的考虑,为的是让更多无所牵挂的人走上战争的疆域。不过当时一位名叫瓦伦丁的神父没有遵守这个旨意,继续为相爱的人们举行婚礼。所以,背叛皇帝的他受到了圣怒,鞭打、侮辱、刑罚,最后终于在公元270年的2月14日被送上了绞刑架。为了纪念这位值得尊敬的神父,2月14号就被定位了圣瓦伦丁节,也就是情人节啦。”


故事不长,铁匠讲完都不到五分钟。语毕后,对方抬头注视着雷恩加尔,笑着说:“如何,是不是没想到背后的故事这样?大部分节日的由来都是有心人或用心血或用鲜血换来的,就跟和平一样,没有无缘无故一说。”


“他有一颗勇士的心。*”


铁匠露出了微笑,复而又低头重造武器去了。雷恩加尔临走前,对方用手指点了点架子上的一盒巧克力,让他带走,说可以送给朋友。雷恩加尔一开始没想拿,不过铁匠却说就当是对方作为一个朋友送给他的吧。于是雷恩加尔也就拿走了,人家都这么说了,再谦让就太矫情了,傲慢的追猎者可不想做这种优柔寡断的事情。


出了德玛西亚城邦再往西就是一片新的广袤森林,一英里开外的地方就不再隶属于德玛西亚。雷恩加尔向来喜欢开拓疆域,就算不是连接在一起的地盘也可以。他活动了一下筋骨,没了骨刃后倒也不找把新的武器,只身进入了森林。他爱自然,更爱狩猎。


今晚,猎个痛快!*



夜晚来临的时候,森林深处的某片空地上亮起了火光。


雷恩加尔坐在火堆前面,悠闲地烤着串在树枝上的肉。旁边是一只已经死去多时的野兽,剖裂开来的胸腔还在汩汩地流着血水。觉得差不多烤熟了,雷恩加尔便低头咬了下去。尽管不是什么珍馐,对于丝毫不挑剔的猎人来说也是一顿美餐。烤的焦脆的皮下面是嫩滑多汁的肉,滑过喉咙时,那股最具有生命气息的鲜香让他十分满意。正当雷恩加尔惬意地解决晚餐的时候,一股奇异的香味穿过了血与肉的味道,径自到达了他的鼻间。比人类向来敏感的鼻子立马就判断出了香味散发地,雷恩加尔停下了咀嚼,有些疑惑地看了过去,只发现在夜晚显得鬼气森森的树群和一片漆黑。


是什么?


正当雷恩加尔想站起身去查看时,一股熟悉的气息突然扑面而来,须臾间就把香气赶得一干二净。与此同时,一对诡异的绿色从那片漆黑中点亮了,似两团鬼火,正散发着诡异的荧光。


雷恩加尔骤然起身,抄起放在一旁的绳索的速度几乎可以说是迅雷不及掩耳。而那“绿鬼火”的主人也走到了光亮所及处——卡’兹克!


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深紫色,和那张即便化成灰雷恩加尔也能认出来的脸,背后一对莹绿色的巨大鞘翅正在月下散发出星星点点的光。那对紫色流光的镰刀上沾满了暗色的液体,而雷恩加尔又怎么会不知道那是血迹。他有些微微颤抖起来,并不是害怕,而是兴奋,不过也有点遗憾——若是骨刃在手,没准今天就能解决了这畜生。


对方显然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死敌,顿了一下后也是兴奋起来。绿眼珠里闪烁着嗜血与愉悦的光芒,忍不住笑起来的时候,那两排洁白锋利的鲨鱼牙也似乎能发光。他们都没说话,如沉寂下来的夜晚般安静,却又是暴风雨前般的片刻宁静。雷恩加尔微微弓起身子,兽耳后倾,一副标准的猫科动物即将进攻的姿态。而卡’兹克则是张开鞘翅,举起那对幻化为巨型镰刀的手臂,也是一副螳螂目动物即将突击的模样。


正当雷恩加尔打算先下手扑上去的时候,对方忽然微微收起了进攻姿态。


他愣住了,带着三分不解七分怀疑的心态看向卡’兹克的眼睛,后者却是微微眯了眯眼珠,问:“你的刀呢?”


他的骨刃?


“拿去修了。”完全不明白这和对面这虚空生物有什么关系的雷恩加尔还是属实回答了,不过还是没有放松,依旧是进攻的样子。就是神经没有刚才备战时那般紧绷了,都怪这螳螂闲来没事瞎打岔。


“哦。”像是很满意这回答,卡’兹克这回完全收起了进攻姿态,不但闭合了背后怒张的翅膀,顺带还把镰刀变回了人类的双手。


“你干什么?!”见卡’兹克非但没进攻,还毫无敌意地朝他走来时,雷恩加尔是不能忍了,他白色的头发几乎都要炸起来了。被这诡异的情况吓到连退几步,这回先前还甩来甩去的长尾巴都绷直了,细软的动物绒毛几乎根根直立,真叫一个标准的猫式炸毛。


“进食啊!”卡’兹克居然还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他,明明对方自己才是!“我在那边扫荡了一下午,除了小型动物和野果子以外没什么好东西。附近最大的一只原来是在你这里了.......喂,狮子,不介意我分享一下吧?”


不是很能跟上跳跃思维的雷恩加尔一时半会儿没能回答,就见卡’兹克径自走到尸体前,生撕下一块肉就开始啃。真的,不夸张。生撕,生啃,整个一个野蛮人。而反应过来后,雷恩加尔顿时就气炸了,这是没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居然还泰然自若地要跟他分享猎物,还有没有点死敌的自觉了?不过怒归怒,雷恩加尔也没有趁对方吃东西扑过去和他厮杀,猎杀者不屑于搞偷袭,一般情况下那个叫陷阱。这么炸着毛就显得自己傻了吧唧的了,索性雷恩加尔也收起了手,往后退了几步坐在了一块石头上,有些愠怒地问:“你为什么不和我打?”


搞得和Player Killing似的,天知道他只想杀了卡’兹克,对方这么没斗志他觉得很挫败。


卡’兹克居然理所当然地回答:“你没武器,怎么和你打?就这么杀了你我会无聊的。虽然我喜欢你美味的鲜血气息,但我更钟爱有价值的猎物。*”那块肉被生撕着吞噬了,鲜血和碎肉顿时沾得那双骨节分明、五指修长的双手上都是。恶心的怪物!*


“那你算是逃过一劫。”雷恩加尔有些咬牙切齿,但也没话反驳。虽然他还是一颗赤诚的战士之心,但是以前有骨刃的时候雷恩加尔才和卡’兹克打的势均力敌,没骨刃后还真是很容易占据下风。


卡’兹克咯咯笑了几声,又开始撕扯新的部分。中途一次,他瞟向雷恩加尔,问:“你还没吃几口吧,不过来吃?”


雷恩加尔懒得理他,心里想你碰过的东西我都不屑于去吃了,接着又有些百无聊赖地用树枝在土堆上划着圈。而就在卡’兹克悠哉地吃东西时,那股奇异的香气再次出现。由于距离比较近,雷恩加尔敏感的鼻子吸进去后差点被呛到。他皱眉冲卡’兹克低吼:“你身上什么怪味儿?”


“味?”卡’兹克正好吞噬完最后一块生肉。他满足地抹了抹嘴巴,听到雷恩加尔的询问过后,低头闻了一下自己身上。随后了然地说:“哦,是玫瑰花。”


玫瑰花?他听到了什么鬼。而且这么浓的香气,卡’兹克是在玫瑰丛里打了个滚么?


“这个,马尔扎哈给我的。”卡’兹克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把玫瑰,暗紫色、散发出阵阵香气。不过这么粗鲁地被装了一路,差不多也都变成碎花瓣儿了。“今天好像是什么情人节?他收到了一堆,嫌麻烦随便给虚空的人一人一大把。闻着还挺美味的,我装着准备当备用粮。”


一不战斗,对方傻不兮兮的德行立马就暴露了。谁会去吃花瓣儿啊?雷恩加尔对卡’兹克的智商不屑一顾,甚至都懒得去吐槽了。


“扔了,难闻死了。”不耐烦地挑了挑眉,雷恩加尔冷哼。


“是么,我觉得还挺香的。”卡’兹克看了看掌心里花瓣,娇嫩梦幻的紫色在这些形状简单却极为优美的小东西上是那么美丽。“不如我给你吧,当做这顿食物的礼物。”


雷恩加尔是无语了,这人是傻子么,他前一秒刚说完难闻,他讨厌它们,后一秒卡’兹克就要把这些都给他,这是扔给他了?!倒也不容雷恩加尔拒绝,卡’兹克立刻几步走到了雷恩加尔跟前,后者根本来不及防御,就被对方一下抓住了手。被迫摊开掌心,花瓣如同一弯紫色的小瀑布一样淅淅沥沥地落在了雷恩加尔的掌心上。柔软的如同轻轻触碰的羽毛,迷人的香气快要让人窒息。眨眼的功夫,他的掌心就被紫色的落花盈满了。


卡’兹克比雷恩加尔高上一点,雷恩加尔刚想抬头问对方什么意思的时候,就见卡’兹克倾身凑到了他的耳边嗅了嗅。


“嗯。”卡’兹克自言自语。“变香了啊,闻起来更美味了.......不过现在吃了没意思,还是等下次有武器后征服了再吃.......”


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在雷恩加尔挥拳揍上他的下颚前,卡’兹克已经直起了身,同时放开了抓住雷恩加尔手腕的手。“不错的晚餐,不过下次见面就该变成你了。”


“这话说得狂妄了吧?可怜的怪物!*”雷恩加尔怒极反笑。


“是不是狂妄下次就知道了。”卡’兹克再度张开鞘翅。不过并不是要攻击,他这是要离开了。“我要走了,这不能停止的饥饿。*”


雷恩加尔刚想说什么,低头下意识地看到了手里的玫瑰花瓣。他想了一秒,就用另一只手伸向衣兜,然后抓住里面的东西丢到了已经腾空的卡’兹克身上。卡’兹克眼疾手快地接住了那个小盒子,扫了一眼盒子后就疑惑地抬头看着雷恩加尔。


“送你最后的晚餐!”雷恩加尔扬唇,唯一的一只蓝眼睛中满满的是属于猎人的傲慢。


“呵。”卡’兹克也勾起了嘴角,把那小盒子放进了外套里后,离开了。


玫瑰的花香随着夜意渐浓,变得淡薄了。终于,消失在了这月色之中。





——后记——



雷恩加尔去取骨刃的第二天,铁匠随口问他巧克力吃了么。他回答送人了,铁匠很是惊奇,说他转眼就送给谁了?雷恩加尔属实回答,敌人。因为对方先给了他一手花瓣,所以他就回了对方一盒巧克力。铁匠沉思了一会儿后,奇怪地问他,不考虑和那个“敌人”在一起么?结果反而雷恩加尔一脸奇怪地回答:等我杀了他后就在一起了。


不管傲之追猎者是不是没理解“在一起”是啥意思,这回答却是有够可怕的。


后来当天下午,另一个老客户来了,张着那对耀眼的绿色昆虫鞘翅,将有了豁口的镰刀手臂伸了过来。谁说魔法不能修补生物武器的?那就太落后了。对方一边伸着手臂让铁匠维修,一边吃起了巧克力。铁匠看了几眼,突然觉得这巧克力的包装太熟悉了,这是他一个朋友特制的友情包装赠礼,世界上仅此一个,而自己早在昨天就把巧克力送了出去。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铁匠抑制住内心的卧槽之声,假装不经意地问,你哪里来的这盒巧克力啊。


对方还蛮高兴的样子,回答,好看么?我猎物送的。顿时感觉这世界不能好了,铁匠半开玩笑地说,情人节送巧克力只能说明送的人喜欢你了,你不跟他处处,深入了解一下?


而老客户倒是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后,才笑着回答:要真正了解一个人,吃掉他,用他的脚走一英里路。*


老客户走后,铁匠又发起了呆。


他回想起自己昨天讲的瓦伦丁的故事,突然觉得,即便没有皇帝废除婚姻承诺,有瓦伦丁为有情人送上祝福,有些人也始终会无所牵挂地踏上战争的疆域。




——END——






评论(2)
热度(60)
© CemeteryA(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