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meteryA(41)

1.本命言切

2.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单单是王厨而早就升级到王痴了,喜欢阿尔托莉雅的任何cp,没有节操。

3.什么圈都混混,但是经常喜欢冷/逆cp
是个月球厨师,正在努力补习型月系列。
F/Z(√),阿瓦隆之庭(√),月姬(√)

4.总受、性转、人外、肉、外道和猎奇爱好者,难以接受互攻+逆。

5.非常低产

【言切】来块南瓜派吗(万圣节贺文,R18?)

·万圣节贺文

·If的世界线:切嗣捡到了士郎,也从爱因兹贝伦接回了伊莉雅,最后在冬木度过余年。

·超级小块的肉馅南瓜派,只有半块不好吃的肉噢:D

·点我去P站吃不好吃的肉馅




【正文】



这个场景已经僵持了一分多钟了,切嗣瞪着对方,却没看出其半丝退让的意思,于是切嗣再度低下头去看那只南瓜。明艳的橘红色,绿油油的根茎,那饱满的果皮下面一定藏匿着甘美的瓤肉。


无论是派还是提灯,用这只南瓜就一定能做成佳品!不行,唯有这个绝对不能让。


切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揪住南瓜根茎往自己这边一带,却不想竞争对手早有准备,那两只抱住南瓜的大手稳如磐石,以绝对的力量不讲理地化解了这次奇袭。


切嗣皱了下眉:“松手。”


绮礼则是微微挑起了一边的眉:“为什么?”


“基督教教徒过什么万圣节。”


“我是其中比较开放的那派,不但过万圣节,还会在孩子们上门来要糖果的时候扮成恶魔给他们发福音单张呢。噢,那个画面想想就很有趣呢。”


“......真是恶趣味。这我不管,不过这个南瓜,好心的神父先生啊......”切嗣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但他用力拉扯南瓜的手上已经泛起了青筋。“......你得给我。”


“那恐怕不行。”绮礼脸上挂着标准的神父笑容,手上也丝毫不松劲儿“这个南瓜对我也很重要,再说了,是我先抱住它的不是吗?”


“在你碰到它的一瞬间我已经抓住它的瓜秧了,从接触面积上来讲是我占优。你要是想吃南瓜派、要南瓜灯什么的直接买现成的不就好了吗?我女儿一直想要亲手做一次南瓜灯,挖空的果肉还能给儿子做南瓜派去,我比你更需要它!”


“那可真是巧了,我也有个女儿,也想亲手做次南瓜灯。”


“?”抓住切嗣愣神的那瞬,绮礼一把抢走了南瓜,并顺势举过了头顶。切嗣也是火烧眉毛、脑子发热,想也没想地扑了过去。他踮起脚,一只手抓住神父胸前的衣服、另一只手伸直了就去够那南瓜。然而这个过程连两秒终都没到,单纯的中年人就琢磨过味儿来了。他当即收回手,想迅速撤离危险地带,却不想为时已晚。


早有预谋的言峰绮礼一把箍住了他的腰。


“还真上当了。”此处用的大概是双关。


“卑鄙!”切嗣用尽全身力气去推他,虽不至于完全推不动但也推不开。说来也是,自圣杯战争后就孱弱的不行的身子哪里拗得过一个天天锻炼的肌肉神父。


“被你这么说,我还真是受宠若惊。既然这个南瓜对你我来说都那么重要,不如我们一起好好使用吧?”


“不必了,你留着自己用去吧!”被他这句别有深意的话吓出一身冷汗,切嗣更是奋力挣扎,这个人干嘛老是缠着自己不放?战争已经结束了不是吗?那时也是,突然地找上门来,把以为他早死了(天知道人被射穿心脏怎么还能活下来)的自己弄了个措手不及,话没说上几句就动起手来,最后甚至还......那次从身体里被撕开的痛,恐怕再过去几年也忘不掉。往事就像一团阴云一样浮上心头,切嗣的面色顿时惨白起来。


“女儿的南瓜灯和儿子的南瓜派就这么算了吗?看来他们小小的心愿在你的心里也就这样了,你还真是无情呐,卫宫切嗣。”


被他怼的哑口无言,切嗣气愤的同时,脑子里又不禁想到了女儿期盼的小脸和儿子展露的笑颜,于是他迅速冷静了下来,在脑子中开始分析起现状来:以言峰绮礼看自己时的眼神和他扣住自己腰的力道来看,他铁了心要把自己打包带走。那么就算他再努力反抗也会被带走。结果已成定局的前提下,他唯一能做的,只有从这个过程中找点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切嗣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不少眼睛都在看他们这边。两个中年男人,其中一个还是神父,站在南瓜堆前拉拉扯扯、搂搂抱抱,不引起路人注意才怪了呢。事情再糟也糟不过现在了,他转回了头,看向笑得一脸高深莫测的言峰绮礼。


“......反正我最后得用这个南瓜做个灯和派。”像孩子一样无理取闹的语气,配上切嗣完全死掉了的眼神竟然有种微妙的萌感。


“你是小孩子吗?”小孩子还下手,你是变态吗!


“算了,作为神职人员我得有包容的心。”言峰绮礼状似无奈地摇了摇头,复而又摆出一副慈爱的模样,看着就令人超级火大。“那么我们走吧。”他终于松开了压制住切嗣的手,转身去结账前还极富色情意味地揉了一把切嗣的后腰,完全无视掉了他杀人般的视线。



++++++++++++++++++++++++++++++++++++++++++++++++++++++


结果居然被拖回了自己家。


腿窝被掐住时,切嗣麻木地想着。这人回卫宫宅邸简直比自己还要熟练,明明那次之后,已经有一年多都没到和教会处于完全相反方向的这边来了。难不成他躲在哪里偷偷窥视过自己吗?


“我要进去了。”


【部分内容已和谐~】


要是,那双手能环住自己的脖颈就好了。


然后他就情不自禁地说出来了:“切嗣,搂住我的脖子。”


切嗣睁开飘着浅浅雾气的黑眸,凝视着眼前的男人半晌后,缓缓地环住了他的脖子。


那一瞬间,塞满了黑泥的空壳里好像又有了心脏跳动时的感觉。



++++++++++++++++++++++++++++++++++++++++++++++++++++++


“怎么样,还能勉强站住吗?”头顶漆黑的山羊角、身穿一身拖地黑袍的绮礼提着一篮子糖果,气定神闲地看着切嗣弯腰往篮子里装糖果,那双有着漂亮脚踝的脚抖得不像话。


你以为是谁害的?!


恶狠狠地剜了一眼罪魁祸首,凶神恶煞的表情在士郎从厨房探出头来后瞬间变回了笨蛋老爹的傻样,变脸速度之快让一旁围观的绮礼啧啧称奇。


“老爹,你真的没问题吗?真是的,这么大人怎么还能摔倒,这样叫我和伊莉雅怎么放心你一人在家啊。”本来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的橘发男孩越说越生气,大有叫傻父亲乖乖正坐好好教训他一顿的意思。


“没错,切嗣真是大笨蛋!”一身小恶魔打扮的爱女鼓起脸颊,用小拳头锤着父亲的手。


“啊哈哈,抱歉抱歉,我下次一定注意......”


直到南瓜派烘烤出炉,切嗣才从士郎絮絮叨叨的关切和伊莉雅气鼓鼓的埋怨中解脱出来。竖着两片小小的狼耳朵、一身狼人打扮的士郎和顶着一对粉红色恶魔角、穿着轻飘飘小裙子的小恶魔伊莉雅可爱得不像话。临出门前,士郎还又对切嗣叮嘱上了几句,同时恳请旁边的神父好好照顾笨蛋老爹,别再让他捅出什么篓子了。伊莉雅手上提的南瓜灯笼在冬木市的街道上散发出暖融融的橙黄色光芒。切嗣注视着他们的背影远去,唇边挂上温柔的笑容。


这份幸福之情在绮礼靠过来时,马上减淡了不少。对方涂着漆黑指甲的手拉开他的和服领子,抚上胸前的一处红色牙印时,切嗣凉凉地开口了。


“结果你根本没有女儿。”


绮礼手上没有停顿,但脸上却罕见地没有露出戏谑的神情:“我有,只不过她现在寄养在教会那里而已。”


“你一年见她几次?”


“几乎不见。”


“......是么,有却不知道珍惜,你实在是太差劲了。”


“我差不差劲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再者,见了又能怎样呢,卫宫切嗣。她在我这里不会得到幸福的。”切嗣一言不发地望着绮礼,却没从他的表情中看出半点情绪来,不知是他压根就对此没想法,还是将之隐藏的太深。


“比起这个,切嗣啊。”绮礼拿起那盘散发着甜美香气、热乎乎的南瓜派。


“来块南瓜派吗?”



END


评论(1)
热度(59)
© CemeteryA(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