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meteryA(41)

1.本命言切

2.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单单是王厨而早就升级到王痴了,喜欢阿尔托莉雅的任何cp,没有节操。

3.什么圈都混混,但是经常喜欢冷/逆cp
是个月球厨师,正在努力补习型月系列。
F/Z(√),阿瓦隆之庭(√),月姬(√)

4.总受、性转、人外、肉、外道和猎奇爱好者,难以接受互攻+逆。

5.非常低产

【言切】迷失之森 废话+序章(孤岛求生paro)

·言峰绮礼x卫宫切嗣(不逆不逆不逆说三遍,没有其他cp。)

·向游戏《The Forest》和纪录片《挑战荒野》、《荒野求生》致敬

·Time line:没有四战,切嗣不认识太太,但是在日常工作中和麻婆通过情报互相了解。麻婆被教会指派追杀切嗣,切嗣则是在躲他。

·废话:前天写好的序章,昨天晚上在群里犹豫半天也没发出去=///=

我......有许多奇怪的爱好,所以脑洞一般也开的比较猎奇。写这篇的出发点,大体上就是想看麻婆和切嗣在一个到处充满危机和怪物的孤岛上边求生边谈恋爱的场景。

是不是很奇怪?_(:。」∠)_总而言之就是这样的故事,如果我能坚持写下去(百分之99的几率会坑掉)会写很多重口味、变态、残酷的东西。

如果没问题就请继续看下去吧T▽T预计是个不算很长的中篇。


没有二审!!欢迎捉虫。



目录:00,01



【正文】



00

 

世界时下午五点,卫宫切嗣从■■搭乘上了一架飞回日本的飞机,他刚在■■经历了一场历时一周的小规模乱战,在完美解决祸端后全身而退,此刻正身心俱疲、急需歇息。

将和助手久宇舞弥的通讯工具调至关机状态后,他抬头看了一眼钟表——正好是用餐时间。于是切嗣就向推车过来的空中乘务员要了一份看上十分廉价的鸡肉饭套餐。说实话,要是有汉堡之类的就好了。他一边咀嚼着干硬的肉块,一边如此想着。快速地解决掉晚餐,切嗣决定睡上一觉。

到达日本后他必须得为下一次战斗做准备,那时候又是一阵不眠不休的忙乱,要休息也就只有现在了。

然而就在睡前起身上厕所的时候发生了点意外情况,切嗣在身后第三排的座位上看见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熟悉是因为他已看过这张脸好多次,脑子几乎在一瞬间就读取完了以前所搜查过的、对方的一切资料;而陌生则是因为他只在照片或者影像里见过这脸,他们可没有像现在这样眼对眼地盯着对方。

要了命了。切嗣这么想着,迅速错过头、快步朝洗手间走去。那张脸的主人可是他这辈子最不希望见到的人里,排行第一的存在。解决完生理问题后,他站在洗手池前洗手,心里一直思忖着过会儿要是代行者突然发难他该如何应对。在7000米以上的高空搞起事来并不容易,机枪或者炸药都不是个好选择:虽然卫宫切嗣早就习惯被当作恐怖分子看待,但却不是现在这个时间点。

揣着沉甸甸的心走出卫生间,经过或是侃侃而谈或是闷头大睡的乘客,切嗣走回他的座位。中途经过那个危险领域的时候——他用余光瞥了一眼——那位套着一袭黑色长摆大衣、里面穿着深色僧服的伪神父压根儿就没有看他。没有比这再好的消息了,尽管如此切嗣却依然警惕着对方,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坐在切嗣旁边的是一个穿着鲜艳休闲服、扎着脏辫的黑人青年,正听着流行音乐摇头晃脑。就算戴着耳机,也有一些乱糟糟的噪音因为过大的音量泄露了出来。看到切嗣回来后,青年开始和他搭话,由于戴着耳机,他说话的嗓门也够大的了。

“嘿哟,老兄,仔细看看你这一身可真是够黑不溜秋的啊。你是哪国人?中国人?日本人?要不然是韩国人?我分不出你们这些亚洲人的长相呢。”

切嗣没理他。他正忙着集中注意力感知身后三排坐着的年轻代行者呢,那人是业界内广为人知的“卫宫切嗣跟踪狂”,哪里有自己,哪里就有他。切嗣可不相信他在亲眼看到自己后会这样无动于衷,这一定是假象。然而即使他的直觉一直在给他敲着警钟,长时间的平静却渐渐软化了他的意识。

真的需要睡一觉了,靠着咖啡、兴奋剂和魔术勉强支撑的身体临近崩溃。或许就那么睡上一会儿也没事吧,就算有什么动静自己也会立刻醒来做出反应。切嗣不着痕迹地给自己施了一个有助于无梦睡眠的小魔术,很快就进入了浅眠中。

这或许是他做过的第一个错误决定。

杀手守则其一:永远不要在有敌人的地方进入无意识的放松状态中。

 

 

——TBC——

评论(6)
热度(26)
© CemeteryA(41) | Powered by LOFTER